李尧(中)
李尧(中)
导师简介

  投资心理学及系统交易专家

  投资心理学及系统交易专家

  合一投资赢利模式创史人

  财富大赢家系列财商课程首席导师

  美国ACHE心理治疗师

  静心禅修导师

  职业投资教练


  1993年起从事投资及机构投资策划

  1993—2005成功策划多个十亿以上规模的股票投资项目

  2006—2007年成功避开A股市场几次大跌行情,赢得最高15倍的收益

  2008年腥风血雨的A股市场仍然获得40%的回报

  2009年迷茫震荡的市场中创造160%的收益…


  一个在三年之内从一个负债累累的股市失败者变成一个炙手可热的私募基金卓越操盘手,四次破产又四次东山再起,那些拥有亿万身家的投资者心甘情愿地把他们的巨额资产,放心地交付给他管理!”他专注研究心态,情绪,及行为模式在金融投资领域的运用,结合量化系统投资。经过大量的研究和实践,创建了市场、个性和操作系统三者合一,思维、情绪与行动三者合一的“合一投资赢利模式” 。


  李尧从操盘手到投资教练 破产4次传奇  操盘曾凶狠惯满仓进出,现信奉趋势投资遵守自己在投资中制定的系统


  李尧说他可以三个月吃素,甚至不沾油盐酱醋。他的语调总是很柔和,最后一次在股市血本无归之后,债台高筑,他投身到心理学的研究之中,至今已经接近十年。


  李尧接触股票很早,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李就看着父母买卖股票,接受最原始的熏陶。现在,他常坐在一家茶馆里,发发呆,想想事情,他喜欢开玩笑说自己老了,“曾经真是醉生梦死”。


  选股靠消息多次坐庄,资金中介工作室扫荡4券商


  李尧很早就明白自己挣钱是怎么回事。


  还在大学期间,他学计算机,也跟同学、朋友一起倒卖计算机。在90年代初,他刚刚毕业,每年挣到的钱已经过百万。


  可是那个年代,倒卖计算机的链条里有太多灰色地带,一批货物被罚没之后,家人担心不已,他最终决定放弃这个行业,在家里呆了半年。


  “完全坐吃山空,后来就想要找点事情做,要赚钱。”他列了一张行业的单子,化妆品、医疗、金融等等,“要赚大钱,又要不麻烦”。


  他最后选了金融,参与到一个证券公司营业部的筹备之中,“这个证券公司后来被并进银河了”。他主要负责客户、市场,“什么都做”。


  工作不久,李尧在行业里积累了不少资源。他开始做资金中介,机构或者个人放一些资金在他那里,然后他把资金贷给营业部的客户,赚取利息差和手续费。


  以后即使在他最困难的时候,这一部分业务一直给了他稳定的现金流,最高峰时他在四家证券公司营业部开设有这样的资金中介工作室。


  他自己也操盘,看准一只股票,满仓进出。选股就是“听消息咯,有很多渠道得知那只股票是否有内幕”。


  他说,市场残酷,坐庄更是血淋淋的现实。“坐庄之前,先和上市公司谈判。之后去市场上收股票,上市公司配合不断放出利空,这样收的价格不断降低。之后就是拉升。”


  但是并不是所有坐庄的都能赢,“这也需要市场的配合。”他也遇到过收了股票之后,一直涨不起来,客户急,自己也急,然后去问上面的人,上面说就快了,再一层层安慰下去。


  “坐庄最重要是要有资金和资源(股票),然后看市场而动。”


  破产4次


  激进的操作手法,李尧经常看着自己的账户大起大落,真正结算的时候,“破产有四次”。


  他不仅用自有资金炒股,还借钱、透支,“杠杆非常高”。第一次破产在1993年、1994年的时候,不仅全部亏掉,还欠下二三十万的债务。“最后是家里帮忙还掉的。”


  他很快进去,并再次站起来。可是1996年年初,破产又一次重来。“我记得那年年初股指上涨了50%。”可是他的那只股票毫无起色。


  “李尧,你真不会炒股。”他现在还记得当时一位朋友这样跟他说。他欠下债务60万元。


  这次他没有找家里。因为很快有一个客户找到他。这个客户“有资金,但是不懂操作”。最后赚了120万,“一人分了60万元”。到那年年底,李尧的身家涨到300多万。


  最困难的一次破产在新世纪(12.27,0.00,0.00%)伊始。这一次他血本无归,而且他已经结婚生子。他卖掉了房子,一家三口重新搬回父母家中居住,还欠下约200万的债务。


  “这一次真的是被市场踢出来了!”


  在证券公司的工作也都停了。他什么也没做,开始接触心理学课程,并全身心投入。然而一堂课花费不菲,“上课要自己全国各地跑,食宿自理,一堂课最后的花费得两三万。”


  他开始借钱去上课,但是遭到身边亲朋好友的一致反对。他还当掉了妻子的结婚戒指,十几万的婚戒“在澳门当了4、5千港币。”


  那时候,李尧开始感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从被市场赶出来的时候,我就不相信我李尧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我相信我还会回来的,但是肯定要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状态。”他告诉妻子,以后肯定会十倍、百倍、千倍地再予以回报。


  他完全投入到心灵课程的研习之中。因为课程费过于昂贵,他和同学们商量每人出一部分学费,由一个人去上课,上完之后再跟大家分享。


  后来他也开始做一些培训,关于投资和理财,但是一直没再进入市场。


  回归二级市场


  2006年,李尧发现妻子在炒股。有时候他从旁指点,告诉妻子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突然他发现,“以前自己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


  他慢慢找回以前的资源,重新回归二级市场。


  “2006年、2007年的几次大跌都回避了,回报率大概是十几到20倍。”


  他找了几个朋友组建了一个团队,“我们不对外招人”。团队一共有十几个人,“核心的只有三五个”,资金也都是来自身边的朋友,“刚开始有几千万,现在有几亿。”


  “做得最好的一只股票,我们进进出出,反复操作,最后回报是大约30倍。”他说:“我们会控制在一只股票上的成交额,这个比例是7%至10%。比如说一只股票一天的成交额是1亿,那么这一天我们的量会控制在1000万元以内。”


  李尧现在信奉趋势投资。“市场的趋势只有上涨、下跌、盘整三种,无论哪一种我都做好应对策略。”


  他说:“市场不是遍地黄金的天堂,而是地狱。”


  他看重十年心灵课程对自己的改变,“往内去追寻,对内心的声音越坚定,外在的步伐就越大。”


  心理学的课程让他更坚定,更懂得遵守纪律,遵守自己在投资中制定的系统,并坚持。“人的本性有贪婪和恐惧,而投资需要理性。”